首页>风尚 > 正文

期货市场国际化进程有望加速 提升期货市场服务国民经济的能力

2021-05-25 18:04:35来源:中国经济网

创新之路将“越走越宽”

4月26日,期货法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初次审议,这是我国首次专门立法规范和促进期货市场健康发展。

“这次期货法草案提交审议,是期货行业从业人员长期期盼的一件大事。这意味着,期货行业进入到用法律典章来规范的历史新阶段,期货市场的重要性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对于行业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南华期货董事长罗旭峰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业内人士表示,期货法将从法律层面对我国期货市场的改革开放做好顶层设计,将极大地推动期货市场的发展,也为期货市场对外开放、引入境外投资者提供坚实的制度基础,期货市场“零容忍”更加有法可依。期货经营机构可以在规范的前提下进一步探索新的经营模式、经营理念,增强专业水平和服务能力,拓宽服务实体经济的广度和深度。

期货公司经营模式将迎来转型

期货业是现代金融服务业中的新兴产业,期货经营机构承载着帮助国民经济各产业建立风险管理机制、增强产业竞争力的历史重任。

随着我国期货市场30年发展,期货经营机构已经初具规模。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底,我国共有150家期货公司,下设90家风险管理子公司、10家资产管理子公司,行业净资产1394亿元。

通过经纪业务、资管业务、风险管理业务、投资咨询业务等,期货经营机构已经初步搭建起多层次的服务实体经济的体系,承担起市场培育、投资者教育与培训、期货市场风险防范的职责,有力地推动了期货市场价格发现、风险管理功能的发挥。

“长期以来,期货公司以传统经纪业务为主,业务模式相对单一,当前期货公司业务正逐步由传统经纪业务模式,向资产管理和风险管理业务转型。”国元期货董事长洪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目前,证券公司的盈利并不完全来自经纪业务,但是期货公司的主营业务还是经纪业务。未来,期货公司主营业务要扩展为‘一主两翼’,即经纪业务是核心,风险管理业务和资产管理业务‘比翼齐飞’。目前,大多期货公司通过子公司开展风险管理业务和资产管理业务。”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但是,子公司开展这两项业务,一方面不便于监管;另一方面,也不利于期货公司做大做强,所以建议期货法将??风险管理业务和资产管理业务??都纳入到期货公司的主营业务范围。

《期货交易管理条例》规定期货公司只能从事经纪、投资咨询以及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其他期货业务,经营活动受到严格限制。

市场人士认为,通过制定期货法,有望进一步拓宽期货经营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广度和深度,为期货经营机构探索新的经营模式、经营理念提供发展空间,改善期货经营机构同质竞争及利润模式相对单一的现状,进一步增强期货经营机构的专业水平和服务能力,充分发挥期货市场在管理价格风险方面的独特优势。

此外,期货法还需要从公司治理、经营规范、人员管理等多方面强化对期货经营机构的日常监管,提高违法行为成本,推动期货市场进一步健康稳定发展。

期货市场国际化进程有望加速

谈及此次期货法草案提交初次审议,胡俞越十分感慨,“我国期货市场起步较早,1990年,证券市场和期货市场几乎同时起步,都是‘先试行后立法’。1995年,证券法和期货法都提上了全国人大的立法议程,证券法于1998年颁布,期货法在‘千呼万唤’中终于迎来了‘一读’。”

“坦率来讲,有了证券法的护航,我国证券市场得到了蓬勃发展,成为全球第二大证券市场。同理,期货市场也一样。”胡俞越表示,经过30多年的发展,商品期货交易总量连续11年位居全球第一,这与中国经济总量和在世界经济中排名是相匹配的。推进期货立法,对中国期货市场的法治化建设具有重要意义,将规范促进期货市场的市场化健康发展;其次,近年来,我国期货市场?开始迈出??国际化步伐,引进境外投资者。从2018年推出原油期货之后,铁矿石、PTA、??国际铜等品种先后引入境外投资者。但是,仅仅依靠《期货交易管理条例》,没有法律保障,境外投资者也不敢放心大胆进入。所以,期货法有助于中国期货市场的国际化进程;最后,对于监管来说,“零容忍”意味着强监管,更需要依法监管。制定期货法,有助于监管的有法可依。

“期货法草案规定了其他衍生品交易的基本制度,将大大拓展我国衍生品市场的发展空间,国有企业参与衍生品市场的法律基础夯实,将进一步丰富期货市场投资者的结构。”罗旭峰表示,此外,通过立法,可以使期货行业运行更加规范,使更多投资者安心参与市场交易,也为境外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开展衍生品业务创造公平有序的业务环境,为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创造更好更有利的条件。与此同时,期货市场投资者结构将越来越丰富,机构投资者总量将扩容,产业客户顾虑消除,促使其积极利用期货市场开展套期保值,进而使得期货市场参与者的结构更为合理。

洪明表示,适时出台期货法,将从法律层面对我国期货市场的改革开放做好顶层设计,建议明确各参与主体的法律地位,明确期货市场基础法律关系、民事权利义务和法律责任,明确对场外市场的监管,对市场准入、投资者保护和对外开放等作出明确规定,将为期货市场对外开放以及跨境监管提供法治保障,有利于稳定交易者预期,规范和促进期货市场健康发展,并与国际市场更好衔接。

目前,期货法距离正式推出还需要经过专门委员会的深入审议、再修改和再审议、表决通过等程序。

“加快期货立法将有利于为下一步市场规范创新提供法律保障和指明方向,进一步解决一些基本性的制度性的问题,促进期货市场功能的发挥,全面提升期货市场服务国民经济的能力。”洪明如是说。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